治疗口吃的传统疗法

作者:admin 发表日期:2018-09-27 15:10

一、钱厚心发音法
钱厚心,今年已72岁,是建国后最早的口吃矫正专家之一,他在1952年创办了浙江省口吃矫正所。他小时候也是一名口吃患者,直到考上大学,他的口吃还没能改变。他学的是师范专业。因为口吃,两年后,他不得不退学了。后来,他听说换一种语言以改变口吃,便开始学说苏州话。慢慢地,他的口吃得到了矫正。
从他口吃好转的方式来看,他是在学另一种方言中实现的。这与他以后的发音法有很大的关系,可能正是学习方言启发了他用发音法作为矫正口吃的工具。
发音法的特点其实就是一个"慢"字,要做到说话的"轻"、"柔"、"缓"、"慢"。学习一种语言,当然刚开始会很慢。就象人们学习英语一样,开始的几年肯定是很慢的,学说英语更是如此。慢其实不是根本,最根本的是在慢中获得一种平和的心态,这样能大大减轻口吃的紧张感。再辅以一些发音技巧,就能有明显的减轻心理负担、减少口吃现象的效果。
怎样做到的呢?简单说一下,就是要在每句话的开始轻柔地发音,改变口吃者首字发音经常很急很重的特点。说话的速度要降到很慢的程度,一开始时一分钟60-100字,而人们平时说话的速度要达到每分钟200字。这样有两个效果,一是慢速让人心态平静,二是有一种节奏感。这两点都能有效地减少口吃。口吃者在朗诵和唱歌的时候不口吃,就是因为有一种稳定的节奏感在里面。
这种训练方法的基本程序如下:
先进行单词发音训练,即先练习发二、三个字组成的词或词组。练习时要保持平静、松弛,要慢一些,发音要轻,还要把字咬清楚;另外,第一音稍低一些,第二、第三音发正常响度即可,字与字之间的间隔要较为均匀,每个字音的长短要大致相同。
待上一步训练完成,患者已能够正常地发出单词后,就可进入句法练习。句法练习是练习发几个词组成的词组或字数较少的完整句子。例如象"中国人民"、"我去看电影"这样的句子就可以作为练习的材料。刚开始时句子要短一些,词与词之间应有间隔。例如发"中国人民",刚开始时要发成"中国--人民";发"我去看电影",刚开始可发成"我--去--看--电影"。随着分节的熟练程度的逐渐提高,须逐步减少音节,或弱化音节之间的差别。
朗诵训练。这一训练步骤主要以朗诵较长的句子为主。朗诵练习时周围环境最好比较安静,这样便朗诵者认真体会。练习须反复进行,每天都要坚持一至二小时。
经过上述训练,患者讲话基本上已经比较流利,但在某些场合下还不行,特别是在陌生人、众人面前。患者还需要在各种场合下锻炼自己。刚开始时,可尽量找自己比较熟悉、愿意帮助自己的人谈话,逐渐过渡到与生人谈话,最后再到众人面前去讲话。在上述练习过程中,他人的理解、鼓励和自我激励都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简言之,发音法的重要原理就是要口吃者充分放松,形成一种平和的心态,不在乎口吃,不怕说话。如果每一个口吃者都能如此坚持,口吃一定能治好。但是,问题正在于此。如果口吃者多年形成的恐惧能就此解决,它还会形成严重的心理障碍吗?口吃者的最大问题就是怕说话口吃,要尽力做到正常说话,恐惧也就此形成,他们最怕说话怪腔怪调,而发音法正是使口吃者的说话变慢,或象背书,这种异样的感觉使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不敢坚持此种说法方式,更不用说什么平和心态了。所以,不少口吃者在上过口吃矫正班之后说发音法没有效果就是这个原因。


二、张景晖心理疗法
张景晖也是建国后我国最早开办口吃矫治所的口吃矫正专家之一。他是在上海,钱厚心在杭州。二者共同之处是都用呼吸法、发音法。区别在于,张景晖教授以心理疗法为主,钱厚心先生则以呼吸发音训练为主。

张景晕的心理疗法其实就是要口吃者放下面子,在明白口吃者的口吃都是心理问题之后,再具体进行一些语言训练,是心理疗法与语言训练相结合的路子。以后的王伟、姚凯等口吃矫正专家也是以心理疗法为主。
心理疗法的好处是从根本上让口吃者认识自己的口吃,对打破幻想是很有效的。再有语言训练作为辅助,比如发音法,对日常讲话也会有一定的效果。
但也不能指望它从根本上解决口吃问题。因为口吃者心病不除,就无法消除口吃心理;口吃的恐惧心理仍然存在,就不能保证说话不口吃。

三、黄文龙恐惧症说


黄文龙的恐惧症说是我所见的最符合口吃者实际心理的口吃分析方法。我从自己近30年的口吃经验出发,认为口吃是一种轻度精神病,但没有材料作证明。后来我在网上发现了他的网站,对我的观点的证明和发展都很意义。
黄文龙,男,安徽宣城人,行政管理学系硕士,现在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工作。他1983年曾到山东参加过口吃矫正面授,用的是发音法。1995年参加过东北的一家口吃矫正函授,效果也不好。
他一直觉得口吃是一种心理疾病,他觉得目前所有的口吃治疗方法,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语言上,缺乏对口吃的心理学研究,不了解口吃的病理机制。于是,他开始收集相关心理学资料,研究口吃的心理病理机制,推出了口吃恐惧症说。他的治疗方法包括三个方面:
心理分析疗法
在心理分析疗法中,通过回忆疗法,让患者知道恐惧感的来源,并将恐惧感和口吃现象分离开来,使恐惧感孤立起来;通过观察练习,让患者了解口吃现象的本质;通过德国心理学家阿德勒的自卑症理论和美国心理学家霍妮的研究,了解口吃者性格扭曲的过程。通过心理分析疗法,试图让口吃现象、恐惧感、性格三者回归到正常人的水平,并减少三者之间的冲突,使之相互协调。
自我催眠疗法
在自我催眠疗法中,将对被孤立起来的恐惧感进行催眠治疗。催眠疗法历史悠久,现代科学还不能对其作出合理的解释,但人们已将它广泛应用于心理治疗上。有人认为,催眠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的、意识的变更状态。它的产生需要两个基本条件:注意的相对集中和周围区域的抑制。催眠状态有三个主要特征:(1)增加了对心理过程的集中;(2)增加了身体的松驰;(3)增加了对暗示的感受性。自我催眠以后,心情变得舒畅,情绪为之爽快,甚至还会感到精力异常旺盛。催眠使人镇定,能消除口吃者的恐惧感。自我催眠疗法不但能治疗口吃恐惧症,还能治疗其它恐惧症和强迫症等许多心理疾病。


语言能力的训练
语言能力的训练也很重要。语言技能犹如绘画、唱歌、跳舞中的技巧一样,需要专门训练,才能熟练掌握。口吃者小的时候似乎没有受到良好的语言训练,成年后又因为口吃而不能很好发挥语言能力,因此,我们必须认真刻苦地训练一下语言表达能力。另外,针对口吃恐惧症的病理特点,保持正确的治疗态度,也是治疗成功的关键。
在我看来,他的三个步骤最有建设性的是第一步。他是第一个将口吃归为恐惧症的口吃矫正专家,这能让口吃最彻底地了解口吃的本质,即口吃完全是一种后天形成的心理障碍,由于过于严重而形成精神病中的恐惧症。这对纠正对口吃的各种错误认识和各种舍本逐末的口吃疗法都有极大的意义。
他的自我催眠法,实际是一种让口吃者放松的方法,就是在恐惧来临之时,让口吃者用最快的方式从恐惧中解脱,至少大大减轻恐惧感。由于我见到黄文龙时口吃已经相当轻微,与他面谈时,他说我的口吃现象比他还少。在实际生活中,如果有公众发言,我的恐惧感已经很小,如果三天后要我讲一篇论文,我的恐惧不会从知道要有公众讲话后开始,而是在开讲的前几分钟才有些许恐惧感,一旦开始之后基本就不再恐惧。所以,我没认真地训练过他的自我催眠法。但我相信,口吃者如果认真地训练,会有很好的放松效果的。
黄文龙的语言训练,就与发音法功能相似了,都是要一种平缓的心态解决口吃者说话的急躁。他称之为"语言表演训练",这与童自荣为电影配音时相似,也与蓝天野演电影、电视时相似,都是以一种夸张的表演性技巧达到减轻恐惧感、从而减少口吃现象的目的。


四、李成文


李成文使用的基本是发音法,辅以心理分析,与钱厚心先生的疗法相象。
从我20天的学习经历验来看,他的发音疗法主要是一种语言训练。基本与钱厚心的语言训练步骤相同。比如让口吃者以很慢的速度讲话,每个词之间有较长的拖音,比如我--要--吃饭,你--一起--去--吗?有点象小学生齐读课文。我们四十多名口吃者要轮流上去按此规则领读,目的一个是为了练习这种发音法,做到轻柔缓慢,另一个是锻炼在公众面前讲话的胆量。然后就是训练朗诵和讲演能力,让我们准备好讲稿,一遍遍地朗诵,直至会背诵。
在课堂上,李成文也讲到口吃的心理因素,基本是把心理疗法的要点告诉了我们。比如口吃完全是心理问题,要放下面子,大胆地讲话等。
然后是集中训练在公众的演讲。我觉得在口吃矫正班的最大成果之一,就是发现所有的口吃者,无论是多严重,经过一段并不严格的训练之后,都能口若悬河地演讲。

上一篇:矫正口吃应有的态度

下一篇:口吃矫正方向